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財經新聞
再給一個門縫 撬動特殊經濟區域創新發展
文章來源:中國貿易報  作者:  發布時間:2019-05-14  點擊數:  分享到:
59.2K

國務院總理李克強5月8日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部署推進國家級經濟技術開發區創新提升,打造改革開放新高地,這其中的措施就包括支持經開區優化營商環境,簡化投資項目審批,支持經開區引入民營資本和外資開發運營特色產業園,鼓勵港澳地區及外國機構、企業、資本參與國際合作園區運營等。此次會議對國家級經濟技術開發區(經開區)的發展進行專門部署,近年來十分少見,在不少業內人士看來,這有利于推動我國特殊經濟區域的協同發展,進一步促進以創新為引擎的對外開放。

利用各類特殊經濟區域,在局部地區創造仿真的國際環境,探索經濟發展經驗,取得成效后便把這種經驗推向全國,是改革開放經濟建設取得的經驗之一。用當年參與過天津開發區建設的中非泰達原董事長馮兆一的話說就是:“阿基米德說,給我一個支點,我就能撬起地球。我們建立的特區、工業區等特殊經濟區域,就是給我一個門縫,我就能撬開開放的大門!”

如今,我國共有219家國家級經開區,生產總值、財政收入均占全國10%左右,進出口貿易、利用外資占20%左右,主要指標增速超過全國平均水平,還有很大新潛力有待釋放。對于高新區,更是成為企業爭相入駐的特殊經濟區域。“我們選擇入駐濟南高新區主要是因為濟南保稅區在濟南高新區。保稅區對我們這樣的進出口企業有巨大的政策優勢,尤其是對于保稅加工、保稅倉儲型企業有巨大便利。”濟南宗貿進出口有限公司總經理寇宗熙說,濟南市高新區還通過定期與國外企業組織交流活動等方式,使企業足不出戶就可以拓展到優質客戶或供貨商。

“改革開放以來,經開區在推動國民經濟發展特別是開放型經濟發展方面發揮了巨大作用,但近些年其功能定位和政策支持力度有所弱化,自貿試驗區、高新區等功能區域則吸引了更多關注。這次會議對經開區創新發展做出工作部署,經開區也將迎來新的發展機遇。”廣州市社會科學院廣州城市戰略研究院高級經濟師揭昊認為,經開區等特殊經濟區域目前還面臨著以下挑戰,必須轉型升級。

從國際看,全球貿易形勢動蕩、多邊貿易體制受到挑戰,各國貿易?;ぶ饕逄?,全球外國直接投資(FDI)已連續三年下滑,這對經開區、高新區倚重的外資、外貿為代表的開放型經濟高地造成影響。從國內看,我國經濟從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在資源環境約束、要素成本上升背景下,如何加快新興產業發展,增強經濟發展動能成為重要課題和共同挑戰。

就我國各類特殊經濟區域整體而言,重慶市政協副秘書長、原重慶市政府口岸辦副主任王濟光指出還存在以下問題:

一是各類特殊經濟區域在資源、信息、人才、平臺等創新要素方面缺乏共享機制的引領;二是各類特殊經濟區域圍繞自身功能定位各自為戰,在科技、產業、開放、體制等方面的優勢發揮存在著明顯的互補性障礙;三是多數特殊經濟區域存在產業定位重疊、交叉、空位現象,按產業鏈的分工融合缺乏科學統籌;四是各類特殊經濟區域在動態發展中存在重特色、輕聯合,重個性、輕互動,重穩健、輕貫通的“三重三輕”現象,區域之間的聯合創新缺乏有效的聯系紐帶;五是科技金融在不同特殊功能區之間的受重視程度和作用方式不盡相同,沒有形成以金融為核心的創新風險識別、估測、評價、控制和化解機制;六是創新支持政策在各特殊經濟區域之間缺乏通用性體制基礎,創新生態環境的培育亟待增加整體性、系統性和協同性;七是科技功能區和開放功能區邊界劃分等于劃地為牢,致使兩者間有機融合不足,尤其是開放對創新的引領作用尚未得到充分發揮,以開放為動力的創新區域集群和新興產業集群發展緩慢。

在王濟光看來,針對以上問題對癥下藥,有利于各類特殊經濟區域協同發展,形成共振效應,從而進一步促進其產業創新、對外開放。

“這些園區通過發展‘三新’經濟(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進一步放大輻射帶動效應,共同打造改革開放新高地。在園區定位上分類指導、特色發展,形成有國際競爭力的園區集群、戰略新興產業集群;在企業主體培育方面將涌現出更多隱形冠軍、獨角獸企業;在技術創新上加大引資引智引技力度,推動協同創新,引領融合發展。”揭昊分析說,未來我國經開區和高新區等特殊經濟區域走向融合發展將是大趨勢。例如,自貿試驗區不僅在數量上可能擴容,在功能設計上也走向“制度創新試驗田+特殊經濟功能區”。經開區、高新區從過去自貿試驗區改革試點經驗的復制推廣載體,未來還將在部分功能區域逐步內化到自貿試驗區的發展創新中。

揭昊還說,多地都在推動“雙自聯動”(自由貿易試驗區、國家自主創新示范區)方面取得積極成效,形成開放、創新雙輪驅動的良好發展態勢。